在美國看了場迪士尼音樂劇「獅子王」(The Lion King),看完之後,我在想,票價這麼貴,為什麼?我到底買到了什麼?

經濟學說票價是由供需決定。別蠢了,商場上沒有人能準確預估「獅子王」的供給量與需求量,學術概念主要在解釋發生過的現象與原因,企業則在預測未來的風險。怪不得企業家經濟學沒學好,也能賺很多錢。

那麼,票價貴是因為成本高嗎?別傻了,音樂劇又不是早餐店,我才不會去看一齣不好看但成本高的音樂劇。這齣戲的成本應該很高,但是若不能帶給我足夠高的價值,我是不會出這麼多錢的。

音樂劇的價值是什麼?我認為是快樂,因為快樂無價,快樂的東西可以賣很貴。這是一種快樂定價法,販售快樂的四種感覺:富足感、寧靜感、安全感及價值感。

看「獅子王」有一種富足感。我很喜歡「獅子王」的道具,讓人嘆為觀止。像是高大的長頸鹿就是一個人手腳都在踩高翹,頭戴長頸帽,模仿得維妙維肖。動作敏捷的豹,頭與腳都隨著舞者的頭與腳轉動而轉動,道具與舞者合而為一,讓花豹的動作與舞者一樣優雅。還有群牛狂奔,從遠到近,結合了燈光、機械、舞蹈、音樂才能在這麼小的舞台,做成數千頭野牛奔騰的氣勢。

此外,大太陽的升起、移動的草原、瀑布、星辰、木法沙形狀的雲、透明布幕造成立體效果的布景,都是我前所未有的視覺享受,直呼「獅子王」音樂劇的製作群真的是想像力十足。

我還買到了寧靜感。在美國的日子很宅。我內向好讀書,一家人在美國的生活,有一大半的時間都在讀書做研究,除了傍晚跟孩子打一場球之外,晚上最大的消遣也是全家人散步到附近的Borders書局看免費的書,腦中有太多的研究想法,也是一種壓力,「獅子王」給了我一個轉移注意力的寧靜感。

這齣戲運用了107種非洲傳統的打擊樂,一開場,一群群非洲動物從觀眾席登場,你可以感覺到豹、長頸鹿、羚羊、大象、鳥從你身邊經過的非洲味道,此時再配上狒狒拉飛奇所吟唱的Circle Of Life(生生不息),更讓我感動不已,直到散場,這些音樂還激盪在我心裡,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餘音繞樑吧!這齣音樂劇,讓我逃離現實的壓力,進入非洲草原的想像世界中。

我也買到的安全感。當初會敢花大錢買這齣戲是因為它的口碑,讓我相信物超所值。「獅子王」音樂劇1997年在紐約首演,已經演了十幾年了,都維持在百老匯票房前五名,是很經典的音樂劇。2008年也到台灣演過,今年終於來到麥迪遜這座小城上演,當然要看。

我想我更買到了價值感。因為票價貴,所以感覺特別有價值。在美國也看過電影「阿凡達」,這齣電影同樣給了我感官的富足、躲避現實的寧靜、口碑的安全,但是我為什麼要花高出十倍的價錢來看「獅子王」音樂劇?看「阿凡達」時我穿的是涼鞋,但是看「獅子王」時卻穿上了襯衫,在劇院中的觀眾也多半穿西裝打領帶,突然覺得自己很「高尚」。心中雖然對票價心痛不已,但是表面上卻因為能帶全家來看這麼「高貴」的音樂劇而感到光榮。

原來票價貴也能帶來快樂的價值感,怪不得結束後孩子問我好不好看,我回答說:「這麼貴,當然好看!」很俗的答案,但很真實。

(作者是台灣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,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訪問學者)

資料來源:經濟日報╱盧希鵬2010.05.19 02:53 am

exam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